刘玉昌:儿子才是刘家唯一的血脉!

图/文:张仁杰2016-12-21来源:

 

    2011年11月16日14点18分,60岁的刘玉昌在自家倒塌的房屋废墟里寻找物品。一个月前,在城市里靠背背篼为生的他被几个陌生人砍了几刀,伤势严重,被好心的路人送到医院有人建议报警,但他死活不让,他知道,砍他的人应该是儿子得罪的人,儿子这几年在外面游手好闲,吃喝嫖赌,四处欠债,不知道惹上了多少仇家,他自己吃点亏就算了,万一报警连累了他的儿子就不好收场了。没钱手术,他只好表弟借了八千块钱,可是手术做完没几天医院就诊的钱就花完了迫于无奈,他只能出院返回老家养伤。但由于伤口太深生活不能自理他只能厚着脸皮到三哥三嫂家养伤。这么好的天气,虽然感冒有点严重,但他还是勉强起床来到外面走走,也想顺便在倒塌的废墟里寻找一些可用之物。

    刘玉昌的老家原本有两间房屋,倒塌了一间,剩下的一间估计也支撑不了多久了。十多年前,让他引以为豪就是家中的这两间房屋,在当时,这样的两间房在这个穷山村里,应该算是最好的房屋了。他说,当年有这么好的家境,完全得益于他老婆的吃苦耐劳。家里家外,全是她一个人操持,还给他生了两个儿子。儿子们从小就是他们夫妇俩的心肝宝贝,家里家外的事情,从来不让他们伸手。八年前,老婆因病去世后,家中便无人做饭,地脏了没有人扫,碗筷也没有人洗,两个儿子也开始常年不家,四处游荡。

当地属于靠天吃饭的地方,依靠贫瘠的土地最多只能解决温饱,要想给两个儿子娶上媳妇,要想满足他人抽烟喝酒的喜好,刘玉昌只能选择弃家外出到城市里打零工挣钱。他不识字,也不会手艺,只能以后的背篼帮人运送货物为生。在当地,靠出卖苦力在街头揽活的“背篼”们很多,价格也相当便宜,每次运送货物多则5元,少则1元。四处游走的“背篼”们大都喜欢抽烟喝酒,拿不出钱买好酒,他们大都喝低劣的酒水,喝多了,打架斗殴现象时有发生,“背篼”们的生存现状让人堪忧。

由于房屋长时间无人居住,也没有人帮忙管理,三年前刘玉昌家的房屋就开始陆续倒塌了,这个家也算彻底败落了。走进还没有倒塌的另外一间房内,刘玉昌在房间的杂物堆里找出一件有些破旧的内衣穿在身上取暖。倒塌的废墟里几乎找不到可以使用的东西,该烂的物品都烂了。自从被人砍伤后,他一直穿着在医院里买的睡衣养伤,没有衣服可换,更没有洗过澡,对此他已经习惯了。按照他的说法,在当地下雨才有水喝,天晴只能下山背水喝,因为缺水,大家也就慢慢养成了不洗澡的习惯,只要有饭吃,有水喝,哪怕一辈子不洗澡都无所谓。

用户评论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友情链接:利来国际w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