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占礼:富农就该一辈子受欺侮吗?

图/文:张仁杰2016-12-14来源:

20123181444分,站在屋檐下的赵占礼双手扶腿,72的他因病导致双腿行走不便,只能央求过路的熟人扶他坐下。腿发硬,一直坐不到板凳上,就让周围的邻居过来帮下忙,没有想到,足足喊了五分钟,还是没有人愿意出来帮我一下平日里他们说我不是好人,我还想说他们更不是好人,我都病成这样了,拉我一把会死吗!如果我好胳膊好腿,我还会求他们吗!?

20123231446分,家里的干柴烧完了,病情略有好转的赵占礼从屋一个原来老式广播喇叭盒子,打算砸烂烧火。“1963年,学校让我们停课回家乡参加‘四清’运动,为了响应号召,我带着毛笔和白纸回来了,打算帮大队写宣传标语,当时我们家门口的就是这个广播盒子没有想到的是,我刚到家门口,大队支书就带了几个人把我们家的门封了,房子直接没收,说我们‘富农’,是‘阶级敌人’,大队支书还让人把我们一家都捆起来,用皮带抽打,让我们交代反革命罪行。我当时就被打蒙了,问大队支书是不是抓错人了他说没有,我就很大声地告诉他,任何社会都要讲理,不能随意抓人,更不能随意打人,否则要遭天谴的。没有想到的是,我说得越多,挨打就越狠。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把这个仇恨记在心里了,我相信只要我不死,就还有可能翻身。我读书好,也还会想其他办法,一旦我翻身了,让我当了比大队支书官大的干部,我肯定想尽办法整死他,把我所受的打骂都完完全全地还给他!

准备好干柴,赵占礼准备做饭了他很喜欢谈论过去的事情,按照他的话说,他想写一本自传。“1979年的时候,我们这里开始实行土地包产到户,大队支书召开全体社员大会分配土地他私心太重,把好田地分给他的亲戚,不好的田地分给其他人分到我的时候,是最差的土地,我当时就不了,觉得不公平,当着全体社员的面问他,‘你一个大字不识几个的大队支书,凭什么一句话就把最差的土地分给我,难道成分是富农就该一辈子受欺侮吗?天理何在?’没有想到的是,大队支书不仅不给我解释,还让人揍了我一顿,说我是顽固的‘臭老九’,满嘴胡言,最后把我关到屋子里,不给饭吃,也不给水喝,让我认真反省自己的错误。关到第三天的时候,老婆害怕我被活活饿死,就跑到大队支书家下跪求情,大队支书勉强同意把我放了出来。应该说是老婆救了我一命,再多关一天的话,我这条小命恐怕就没了。

用户评论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友情链接:利来国际w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