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慈爱:我把害我的人都克死了

图/文:张仁杰2015-12-24来源:

2006年12月7日22点25分,半夜起床的唐慈爱坐在床边不停地呻吟,他双脚的伤口又复发了,他预言明天不是下雨就是下雪,反正不会是晴天:“‘文化大革命’的时候,队长为了整我,派我挖人工河,大冬天还让我光脚下河干活。干部们每天有吃有喝,而我既要干活还没有什么吃的,饿急了就偷厨房里面的东西吃。被队长发现后,他就让我光着脚丫在砖头上跪了一晚上,把我的双脚冻烂了,直到现在遇到阴天下雨还疼得厉害。我敢说,我的病是从小饿出来的,还有被队长整出来的,绝对不是娘胎里带出来的。”

2006年12月8日9点47分,天空飘起了雪花,居住在县城郊区出租房的唐慈爱忙着给憨二披雨衣打算带着憨二一起回老家办点事情。唐慈爱出生于1941年,他口中的憨二是他在3年前拾破烂的时候捡回来的儿子:“这孩子说他姓张,叫张小二,我看他憨头憨脑,就喊他‘憨二’这孩子和我一样都是苦命人,我从垃圾堆里把他捡回来的时候,他已经饿皮包骨头了几年时间过去了,这孩子身体吃壮实不瞒你说,除了脑子笨不会干活外,吃饭绝对是把好手,顿可以吃四碗米饭。我这个糟老头子实在养不活他了,就把他丢在饭馆附近,每天可以吃到剩菜剩饭忘了和你说了,千万不要小看饭馆的剩菜剩饭,油水可大了。”

雪越下越大,唐慈爱打算带着憨二徒步个多小时赶回老家,一路走走停停的唐慈爱咳嗽不停,大口喘着气,紧随身后的憨二不停地傻笑:“老家到县城不算远,没有公共汽车,只能打个三轮摩托车回家,15块钱没有特殊情况我可舍不得坐车回家。钱难挣,物价涨快,15块钱对我这个拾破烂的糟老头来说已经够多了,买肉煮汤够我喝三天,买香烟可以买7包,够我抽一个星期了走路累不死人,没烟抽可以急死人。”

用户评论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友情链接:利来国际w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