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天儒:难道只能生死由天(捐助回访和捐助明细)

2014-08-31来源:

2012年10月24日14点58分,卢朝礼和他的妻子韦兴云从地里回来,看到孙子还没有去上学很生气:“你这个娃娃怎么就这么不听我们的话?我都是80多岁的人了,你奶奶也70多岁了,我们两个还能活几年?还能照顾你几年?你不去读书,没有文化,将来出门打工都找不到活儿干!”

回到家,看到屋檐下堆放的两口棺木上的塑料薄膜已经破烂不堪,卢朝礼就吩咐妻子一起过来帮忙:“我和老婆年纪都大了,前几年就请木匠做了这两口棺材。做棺材的木头是十年前自己到山上砍的,现在回想起来,幸亏砍得早,要是放到现在的话,就是把山翻遍了,也找不到可以做棺材的木头了。现在山上稍微大点儿的木头都被人砍光卖光了,剩下的小树苗也都被人砍回家烧锅或者烧炭卖了。”


回到屋里,卢朝礼打开箱子,翻找孙子以前看病的病历:“等下我们村刚大学毕业的医生就来了,她会把你脖子上的肉包好好检查下。你要向她学习,人家大学毕业了,有文化了,就不需要下地干活儿了,可以端上铁饭碗了。你看,你的脖子又肿起来了,这次和上次还不一样,不仅脖子大,肚子也跟着大,右胳肢窝里也开始肿大,必须要尽快动手术了。医生说县医院还动不了这个手术,必须要到更好的大医院看。医生还说,在县医院可以报销80%,到州医院只能报销40%,到其他大医院只能报得更少。我不认识字,没有文化,也弄不清楚报销多少。我就知道,上次动手术的时候,等到最后去报销的时候,乡干部就告诉我,很多药物和检查项目都无法报销,到最后根本没报销多少钱。依我家现在这个情况,就是全部报销了都看不起病,出不起车费,在医院也吃不起饭。更何况大孙女还在镇里上初中一年级,每个星期的生活费我们都给不起。”

用户评论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
    友情链接:利来国际w66